改恰信息门户网 旅游 > 「神龙娱乐场官方网站」乡村悬念故事 鬼娶亲背后的秘密
「神龙娱乐场官方网站」乡村悬念故事 鬼娶亲背后的秘密
参与烧死书生的村民以及他们的家属,一个接一个死在了瘟疫当中。在我童年里,曾经目睹过一次鬼娶亲的仪式。许贤淑的姐姐许清儿便是失踪的那个新娘,距今已经十年了。许清儿失踪之后,许贤淑经常来找我问她姐姐生前的情况,没想来一来二去,我们俩竟成了一对。爸爸去世后,妈妈的身体每况愈下,最后只能搬回老家养病,由外婆照顾。那阵子,爷爷正在筹备着鬼娶亲仪式。
2020-01-10 08:28:44
点击次数: 1044
字号:

「神龙娱乐场官方网站」乡村悬念故事  鬼娶亲背后的秘密

神龙娱乐场官方网站,1.恐怖传说

这个故事,要从镇里自古流传下来的传说开始说起。

很久很久以前,那时的余田镇只是个小乡村。有一天,村里来了个年轻的教书先生,小伙子相貌英俊,学识渊博,来了没多久,居然就偷偷和村长的女儿恋爱了。

那个时候的村长相当于村里的土皇帝,他的女儿,怎么能随随便便地嫁给一个穷教书匠。于是,两个年轻人决定私奔寻找自己的幸福。

不幸的是,事情败露了,当晚,村长带着村民抓到了他们俩。村长拖走了不停求饶的女儿,其余人将书生绑在了一棵橡树上,在树下堆上树枝,点上了火。

那一夜,火光冲天,书生的惨叫声响彻了整座山林。

书生被烧死后不久,村子里便爆发了一场瘟疫。参与烧死书生的村民以及他们的家属,一个接一个死在了瘟疫当中。

整个村子笼罩在流言和恐慌之中,害怕的村民们把书生的尸骨挖出来重新安葬,还修建了坟墓。可是没有用,瘟疫蔓延的情况越来越重,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,村里有个老道士提出了建议。

他说鬼魂作祟多是心愿未了,他建议将村长的女儿嫁给书生。

那一夜,村长的女儿穿上了嫁衣,坐进了轿子,随后由村子里的男女老少组成送亲的队伍,抬起轿子,走向了书生的坟墓。

队伍到达以后,村长的女儿刚走到墓碑前,地下就伸出一双烧焦的手,抓住了她的双脚,将她拖入了地底下。

等惊慌的村民挖开坟墓,却看见棺材里面空空如也,书生的尸体和村长女儿都不见了!

我不知道这个传说是不是真的,但是这个仪式一直流传到现在。

在我童年里,曾经目睹过一次鬼娶亲的仪式。

那是在我十三岁时,那一夜,我看到打扮成新娘的女子,穿着一身鲜红的嫁衣,盖着红盖头,踏进了轿子,迎亲的人提着灯笼,往未知的深山走去。

在漆黑的苍穹之下,宛若一条发光的蛇,蜿蜒至深山之中。

其实,这才是故事真正的开始。那一夜之后,那个扮成新娘的女子便失踪了,再也没有人见过她。

2.母亲病重

许贤淑把一本日记本放在我的面前:“因为要搬家,我前几天收拾房间,无意中发现这本日记,也许上面有什么线索。”

许贤淑的姐姐许清儿便是失踪的那个新娘,距今已经十年了。

在最后一篇日记里,许清儿说她爱上了一个男人,并且流露出想和他在一起的愿望。更重要的是,这篇日记是在她失踪前的十天写的。

“也就是说,你姐姐很有可能是和他人私奔了?”

“我姐姐工作的学校很偏僻,当年又没有网络,她的对象肯定是身边的某个人。你是我姐姐的学生,你有没有发现她和哪个男人走得特别近?”

许清儿失踪之后,许贤淑经常来找我问她姐姐生前的情况,没想来一来二去,我们俩竟成了一对。

我摇了摇头,许老师身前确实没有和哪个男人走得特别近。

许贤淑从包里掏出三张照片,分别是当年的三位男老师:陈老师、丁老师和余老师。

我们排除了前两位老师,最后只剩下一个余老师了。

“我知道余老师住在哪里,我明天就过去找他。”许贤淑说。

“我陪你吧。”

“不。”许贤淑一口回绝了我,“你妈妈身体不好,你多陪陪她。”是的,我妈妈病了。她躺在病床上脆弱的样子,让人很难想象得到,以前她动不动便打骂我。

爸爸去世后,妈妈的身体每况愈下,最后只能搬回老家养病,由外婆照顾。我最近回来,就是为了看妈妈。

正当我回忆往事时,妈妈睁开眼,看到了我,突然道“:英贤,你被鬼缠住了。”

她艰难地伸出手,抓住我的袖子说道:“你和那个鬼说,一切都是我的错,请他放过你。”

我不明所以地盯着妈妈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正好这时外婆要给妈妈换衣服,我就顺势退了出去。

过了一会儿,外婆喊我进去,问我:“听说你快娶媳妇了?那媳妇长什么样?带过来给你妈妈看看,这样她也能安下心了。”

我点了点头。

就在这时,里间又传来了妈妈的呻吟声。我和外婆进了病房,妈妈像刚做了一场噩梦,满头大汗,外婆见状立刻拿着毛巾帮她擦去脸上的汗。

“英贤……”妈妈突然又把目光转向了我,“快把手绢扔掉,快点。”

“您说什么呢,什么手绢?”

在妈妈的眼里,我好像读到了什么东西。

“英贤,扔了手绢。”妈妈又一次重复着这句话。

我下意识把手塞进裤袋里摸索,当然了,里面不可能有手绢。但是妈妈的话,却让我想起了某些事。

一些尘封的往事。

3.朦胧初恋

许清儿老师是我年少时候,见过的最美丽的女老师。

那是一段朦胧的初恋。那个时候,每次语文考试我都故意填错几道叙述题,在挨了妈妈几顿抽之后,妈妈终于同意请许老师来辅导我。

那个时候,我已经到了发育成熟的年纪,对异性的渴求在心里面若隐若现。那天,许老师辅导完我以后,送她出门时,她怀里的手绢不慎掉落在地,却没有发觉。我原本想叫住她,却鬼使神差捡起手绢塞到裤兜里。

那一晚,我把手绢放在鼻子前,身体蜷缩成一团,内心的罪恶感更诱发了体内的兴奋,就在我沉浸在幻想中时,突然听见房间的门被什么东西碰了下,发出一声细微的声响。我赶紧起来一看,门还是关得好好的,但是我总觉得门外有人在偷看着我一样。

接下来的几天,我一直都想把手绢还给许老师,但几次从口袋里碰到手绢,却又缩回了手。最终我还是决定把手绢留着,作为我一个小小的秘密。

那一天,爷爷偶然来到我家,正好遇到许老师。那阵子,爷爷正在筹备着鬼娶亲仪式。见到许老师以后,他先是惊讶,而后他兴致勃勃地邀请许老师做“鬼新娘”。许老师先是羞涩推辞,后来顶不住爷爷的请求,就点头答应了。

其实那个时候,镇子里许多年轻女孩子,都希望可以在仪式里扮演新娘。

因为这样不仅代表自己的美貌受到认可,更重要的是还可以穿上美丽的嫁衣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新娘的嫁衣都是量身定做的,和现在影楼里劣质的古装不同,一针一线都是由裁缝亲手缝制而成,在仪式完成后,这身嫁衣会当作谢礼赠送给扮作新娘的女子。

忘了说,我的爸爸就是传承这门手艺的裁缝。这也是我妈妈嫌弃他没男人味的原因。

后来,许老师更加频繁地出入我们家,和我爸爸交流着仪式和嫁衣的事,而我则满怀期待,希望看到许老师穿着嫁衣的样子。

距离仪式的日子越来越近,有一个周末,许老师把我带到一间小小的庙宇前。她指着庙宇说:“你知道吗?举行仪式的那天晚上,我可是要在这里呆上一夜哦。”

许老师对镇上的传统也很了解。她说,这座庙宇所在的地方,就是书生被烧死的地方。这一带的恶人害怕他冤魂不散,就在山上盖了这样一座庙宇,以此来镇压阴气。

4.丧事

很快到了鬼娶亲的日子,那一夜,晚上八点一到,爸爸带着穿着嫁衣的许老师从里屋走出来。因为披着红盖头的关系,爸爸只能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她。她走到我面前的时候,突然伸手摸了摸我的头,随后走进早已准备好的轿子里。

鬼娶亲的仪式是镇上最隆重,也是最热闹的节目,镇上的人几乎都在街道旁驻足观看。我本来想趁着人多热闹偷偷地跟在后面,却因为被爸爸发现,无奈作罢。

于是,我只好回到房间,透过窗台,看着迎亲队伍往偏僻的山林里走去,逐渐消失在我的视野里。

第二天,我是被外面的骚动惊醒的。当我走到门外的时候,就看见爸爸妈妈和一群人正在商量着什么,随后其他人就匆匆忙忙跑到外面去了。

从他们谈话中,我得知了一个消息:许老师失踪了,生不见人,死不见尸。

从医院回来以后,许老师一直在我的梦境中重复地出现。

星期天一大早,我被敲门声吵醒,揉着眼睛打开了门,外面是满面倦容的许贤淑。

她略带疲倦地说:“我找到余老师了,可是没有找到我姐姐。”

余老师说,当年学校里确实好几位男老师喜欢许清儿,但是许清儿一个都没有看上,余老师也暗暗留意过许清儿,但是从未见她身边有过什么异性。“对不起,是我太任性了,让你担心了。”

我点了点头道:“既然你诚恳道歉,我就原谅你的任性,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
许贤淑很意外,问道:“什么?”

我温柔地道:“我们订婚吧。”

许贤淑一下变得有些不知所措,她捂住嘴,先是点头,后又赶紧摇了摇头,最后,她带着颤抖却又坚决地语气说:“那么就依你吧,崔英贤先生。”

就在隔天,我特地请了假,带着许贤淑去看望妈妈。在此之前,我已经和许贤淑坦白了妈妈的情况。许贤淑也很理解,并表示一定要让妈妈亲眼看到他的儿子把媳妇娶进门。

刚到医院,外婆便和我说,由于药物的关系,妈妈最近醒来的次数越来越少。

我和许贤淑整整在医院呆了一天,直到傍晚时分,夕阳铺满整个病房,妈妈的眼皮才终于动了动。她仿佛经历了一场漫长的梦魇,脸上的表情还带着惶恐。我把手伸进棉被里,握住她的手,不住说道:“妈,你醒了。你还好吧?我和许贤淑等你一天了。”

妈妈转头看到了我和许贤淑,脸色有点迷茫,我赶紧说:“妈妈,这是贤淑,我的未婚妻。你对她还有印象吧,以前经常来我们家的。”

妈妈半闭着眼,她有点彷徨,艰难地把手伸出棉被,握住了贤淑的手,用哀求的语气说道:“都是我的不好,和我儿子没有关系,求求你放了他。”

许贤淑有些不知所措,外婆赶紧拉开了妈妈的手,并让我们先离开病房。在病房外,我看到许贤淑双眼通红,不住地问我,妈妈是不是对她有偏见?她以前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惹她不喜欢了。我只能不住地安慰许贤淑。

就在我们从医院离开的当夜,妈妈就去世了。

忙完妈妈的丧事后,我就开始盘算结婚的事。因为母亲突然去世的关系,我和许贤淑的婚事延误了好久,双方已经没有耐心再等了,领完结婚证,我们就开始筹划着搬家,新的婚房已经准备完毕,就等主人搬进去。

在收拾家里的杂物的时候,我在杂物间里搜到一个大大的纸箱子,打开一看,里面全是我小时候的东西——一定是妈妈偷藏起来的。

我一件件地翻看着,鼻子阵阵发酸。等我把箱子里的东西都翻出来后,发现底下有一本笔记本,我怀着好奇的心翻开一看,居然是妈妈的日记。

“对不起,我没有教育好孩子,才让他铸成大错。”

我的脸一下僵硬了。在日记里,她说儿子错手杀死了一直对他很好的老师。为了替儿子掩盖罪行,她和丈夫急急忙忙地处理了老师的尸体。

然后在鬼娶亲仪式那一夜,她假扮成新娘,参加了鬼娶亲的仪式,让人误以为许老师是在山上的庙里失踪的,为的就是给儿子制造不在场证明……

我的内心顿时抽搐了几下,一下想起了妈妈去世前的样子,原来她是为了我!可是,我没有杀人。

5.秘密

我确实不是个听话的孩子。

许老师让我不要在夜晚跑去山里的寺庙,我还是去了。我自然是没有见到鬼,却见到更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。那天,这个本来不应该有人的小庙里,却意外有了光亮。

当我看到里面的情景时,整个人一下子呆了。尽管看不清脸,却能从他们含糊的声音中听出,女的正是许老师,而那个男的,是我爸爸!

许老师来我家补习,参加鬼娶亲的仪式,这一切都为她和爸爸偷情做了巧妙的遮掩,所以余老师才一直探听不出她的情人是谁。从许贤淑无意中找到的日记来看,许老师当时是很想和爸爸在一起,可是最后她还是没有如愿,看来,爸爸对许老师并不是真心的。

妈妈会认为我是凶手,也一定是爸爸骗她的。许老师想和爸爸结婚,可是爸爸不同意,于是两人发生了争吵,情急之中,爸爸冲动之下杀害了许老师。

那个时候爸爸一定很慌,因为那个时间点,刚好是鬼娶亲的那天。那天许老师一直在我们家准备,如果她那个时候不见,爸爸绝对不可能摆脱干系。

所以他才会想到让妈妈顶包,强行把许老师失踪的时间延后,让所有人以为许老师是在仪式后才失踪的。

他当然不敢和妈妈说明原委,情急之下,才会把事情赖到了我的身上。可是……可是妈妈为什么会相信他的话呢?想到这里,我脑海里浮现起妈妈在病床前劝我的话:手绢,丢掉手绢。

她会说我遇见了鬼,是因为她看到了我和许贤淑的照片,病重的时候,她把许贤淑当成了她的姐姐。

刹那间,所有的疑问都明朗了。妈妈一定看到了我偷藏许老师的手绢,包括我躲在房间里,用手绢干着羞耻的事,她一定都看见了。对于一个孩子刚刚萌发的性意识,古板的她并不能理解并且引导,所以当爸爸骗她的时候,她才会顺势想到,是自己儿子克制不住自己内心冲动,才犯下大错。

我的内心一阵剧痛,那是一种哭不出来的痛。并不是因为妈妈不信任我,而是她这么多年来一直努力守护着“秘密”,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和我透露过半分,我知道她是害怕失去我。

直到死,她都不知道所爱的儿子其实是无辜的。

我终于忍不住发出一阵干号,痛苦已经达到临界点,恍恍惚惚间,我的意识回到了十年前那个夜晚,穿着红色嫁衣,披着红盖头的她走出来的时候,曾经摸了下我的头。

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那个动作的意思,而现在,我却感到那动作背后,是浓浓的爱。

母爱。

鬼大爷鬼故事公众号:guidayecom,喜欢看鬼故事的朋友记得订阅哦!